这是一只抽屉

为了吃糖爬进来…
爱好广泛…其实就是墙头众多→_→
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会有~

【段子体】小纸人的信件记录

知不可乎骤得:

原著向的脑洞。大概是阴阳师三人组的卖萌日常通讯x.
ooc,ooc,ooc。全是我写不来日系风的锅…。
有博晴提及。


道满:明天要去骗钱,你们别捣乱。
晴明:明天博雅要来我家喝酒,不出门。
保宪:他带笛子了吗?
晴明:不关你的事。
道满:那就是带了。钱分你一半,我要去你家听笛子。
保宪:我也去。
晴明:别带你家猫祖宗。
保宪:算了我不去了。


道满:养了二十年的蛇跑了,想收个新式神,有推荐吗?
保宪:猫。
晴明:纸人。
道满:滚滚滚。


晴明:听说又出事了,道满,是你做的吗?
道满:最近不缺钱,不缺乐子。
晴明:那就是鬼怪了。保宪,你去退治一下吧?
保宪:天太热,不想出门。
晴明:我也是。道满,你呢?
道满:我在避暑,还是晴明你去吧,反正过几天源博雅肯定会来找你的。
晴明:过几天就下雨了,到时候再说吧。
几日后。
保宪:你怎么还没去?
晴明:天气太热了,博雅过不来,我也乐的不出门了。
保宪:那男人来找我了。
晴明:去呀。
保宪:道满,两个冰西瓜。
道满:三个。
保宪:成交。
晴明:不是说不是你搞的事吗?
道满:正好那个鬼在我附近而已。
晴明:有多近?
道满:树上树下。
道满:成了,西瓜拿来。
晴明:西瓜怎么送过去?
保宪:自己来拿。
道满:你送过来。
保宪:自己拿。
道满:送过来。
保宪:不想出门。
道满:派个式神不行吗?
保宪:式神也不想派。
送信的小纸人:mdzz。


保宪:听说昨晚源博雅在你那里过夜了?
晴明:他带来了大唐的美酒,喝完后因为酒意吹了大半夜的笛子,所以留他过夜了。
保宪:就这样?
晴明:你想是怎么样呢?
保宪:我去问问道满。上次去你家看到他留了几个式神在那里。
晴明:你也留了两个吧。
保宪:留了,视角不好,没看到。
道满:老夫眼睛瞎了,别问了。
保宪:……晴明,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
晴明: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样。
道满:就是那样。
保宪:……
晴明: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去睡午觉了。
保宪:哦,下次喝酒吃鱼叫上我。
道满:式神还我。
晴明:不想剪纸人了,借我用一用。
道满:下次吹笛子叫上我。
晴明:可以。


道满:晴明,你又抢我生意。
晴明:老规矩,五五。
保宪:什么生意?
晴明:这次收到的是式神。
道满:两个寺庙里供奉了很多年的灵,挺珍贵的。
晴明:确实很不错。
保宪:下次叫上我。
几日后。
道满:搞事了,你们谁来?
保宪:不想出门,晴明你去吧。
晴明:博雅今晚来,你先搞吧。
保宪:那我去你家。
道满:你不是不想出门吗?
保宪:我想听笛子。
道满:我也想听。要不我们别搞事了,一起去听笛子吧。
晴明:我同意了吗?
道满:我搞事,你也听不成。
晴明:……算了你们来吧。


晴明:今天博雅对我说“看到阴阳师的式神的时候,大概就能想到他的主人是怎样的人了”,保宪师兄你和你的猫祖宗一样懒我是同意的,但是对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道满:说你像个娘们。
保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附议。
晴明:……我勉强当这是夸奖吧。
【保宪:不告诉他?
道满:不告诉。
保宪:感觉让晴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才更有趣啊。
道满:不就是你漂亮得像朵花儿吗,年轻人连个恋爱都谈不好,让他们自己折腾去,我们看热闹。
保宪:有道理。】

评论

热度(317)

  1. 春虫虫窝知不可乎骤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