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抽屉

为了吃糖爬进来…
爱好广泛…其实就是墙头众多→_→
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会有~

发现wb草稿箱里有一堆illegal的转发,闲着无聊依次点了一遍。有的嗖的一下发出去了,有的还在那里躺着。时间真快,有的东西在无声的静寂中走出来,有的还在黑暗的水里沉着。

连花清瘟颗粒……真好吃啊

需要是那种感冒的时候,嗓子干丝丝的疼,医嘱里说不要开空调所以坐在热乎乎的房间里。

就倒一杯热水在一旁晾着。拿一袋颗粒,撕开以后哗啦啦一口气倒进嘴巴里,要小心不要让他钻到舌头下面去。把嘴合上,就有苦涩的药味慢慢地在嘴里弥散开来,药粉被唾液化开一点,冰凉的感觉从舌根开始向外蔓延逐渐要占领整个口腔。

这个时候拿热水,温度刚好下降到不会烫口还很热的状态。抿一小口进嘴巴里。突兀的热量由外向内地侵入,在触碰到药粉的瞬间像是剧烈的化学反应一样,爆炸一般甩出凉意和薄荷的香气。再慢慢地把药咽下去,让冰凉的气息在发炎肿胀的粘膜上慢慢滑过去,一点点安抚疼痛的喉咙……就这样用热水把药全部送进肚子里,最后嘴里还会遗留一点薄荷的香气。

 

这样的一包药……能挺20min左右吧orz

【嗓子好疼

【特么的还是好疼

明天就要考试了还在这里折腾吃药……果然不喜欢拿热水冲啊


我…我爆哭。就算明天考试也要把这个转出来。太太真的是世界的珍宝啊…感谢您的翻译TAT
岛田老贼你都愿意写20年前的齁甜齁甜的旧糖了就不能让这两个人快点见面嘛orz
石冈君…原来小黑屋是你自己挑的啊=_=

十番馆:

【REPO】セント・ニコラスの、ダイヤモンドの靴

                                 ——一本充满了狗粮的醍醐味的推理小说


  • 老样子会有些腐发言的repo,请注意_(:з」∠)_

  • 总之就是概述和节选翻译√

  • 翻译得还很渣,非常抱歉(土下座)

  • 是原书房出版的那版


终于赶在狗粮节结束之前把这个repo了……!这本书年前就收到了,不过因为中间各种事情,所以看的进度很是缓慢,但是并不是说这本书不有趣,只是我的日语太拙计让我无法顺利地一次性啃完罢了×但是仅仅是凭借着这种程度的日语去阅读,也能让我感到铺面而来的狗粮气息的这本,嗯,推理小说,真是,非常的,难以言述。我很难组织语言来形容我阅读过程中的懵逼的程度,我只想说岛田老师你真是太可以了×


总之我先大致概括一下。


本书最开始可以概括成我们围在温暖的暖炉旁边听御手洗老师讲过去的事情×在某个圣诞节御手洗和学生们关于圣诞袜进行发散讨论,最后把话头引到本书的主线案件,也就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圣尼古拉斯的钻石靴事件。


然后这里切到了石冈老师视角来描述。


钻石靴的时间线是刚搬到马车道那会,先描述了一下刚搬来后两人瞎眼的日常√然后有一天一个太太来找他们闲扯,没想到御手洗竟然从只言片语中发现了幼女诱拐事件×进行调查后发现这案子后牵扯了钻石靴这么一个宝物。


案件本身并不难,稍微看看应该都能猜出来前因后果了,这里对案件就不做赘述了。而且重点是,要什么钻石靴……!讲道理幼女才是世界的宝物你们怎么就是不懂(被警察带走)这只幼女超可爱超乖啊啊啊?!!小学四年级生的小姑娘,名字是美纪,长得可爱性格还懂事,大概是御手洗系列中和御手洗和石冈老师互动最多的女性角色了×比如被御手洗和石冈老师照顾,和两个人一起拉勾勾,然后一起去游乐园什么的,我、我还能说什么…我是该吐槽岛田老师太大手育子梗玩得太6还是该感慨美纪酱这如同被开过光一样的运气呢×总之这个故事估计给小朋友看也没什么问题,也许还会给御手洗圈一群小小的粉吧wwwww


然后御石的互动也很安定,最集中体现在本书的案件导入之前的那段日常描写,因为太难以言述了,所以干脆边查辞典边找例句把这段全文翻译给怼出来了ァァァァヽ(o`Д´o)ノァァァァ!!,因为正如之前所说我的日语程度很吃瓜,多为意译,可能会有翻译的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Д`)。另外我把日文也全部都打出来了,如果是会日语的太太还是看原文比较好www若是发现有错的地方也欢迎指正(´▽`)


然后我们来看本书狗粮最集中的开头↓↓↓


———————       LOADING      —————————


【食用说明】


引用这里是原文


加粗字体这里是翻译部分

然后普通字体这里是注释和吐槽


———————       LOADING      —————————



P41—46


あれは私が御手洗と知り合ってまだ間がない、昭和五十七年秋のことだったと思う。この頃はまだ、関わった事件をきちんと整理して資料にする習慣が私になく、だから少しはっきりしない部分もある。私たちの最初の書物「占星術殺人事件」が世に出た直後で、ろれなりに世間では騒ぎになっていたから、御手洗の顔を見てみたいというひやかしの客は割合多かった。真面目に事件の調査依頼に訪れる人はまだ少なく、大半の日はひがな一日ひまに過ぎていた。

 

想来那是昭和五十七年的秋天,我和御手洗刚认识不久的事。那会我还没有养成把发生的事件的始末好好整理成资料的习惯。所以关于那件事的记录可能会有些模糊的地方。我俩最早的那本名为《占星术杀人事件》的书出版后,在世间造成了不小的骚动,因此想见一见御手洗的模样的客人变得多了起来,真正来委托我们解决事件的人变得少了,所以那段时间日复一日总是很清闲。

 

世間の反応というものは面白く、梅沢家の事件にわれわれが与えた解決に対し、異議があるというふうではないのだが、率直な賛辞というものはなく、マスコミの一部は運よく宝グジに当った者のような言い方をしていた。この頃私は、世間やマスコミに対する一般的な信頼をまだ持っている頃だったので、再び失望させられる思いが強かった。したがって私たちは、こういうマスコミの取材の類も辞退するほかはなかった。

 

世间的反应也很是有趣。关于梅泽家的事件,人们虽然对于事件的解决没有什么异议,但是我们并没有得到什么直白的赞赏,媒体更愿意把案子的解决说成是我们撞了大运的结果。那时还曾对媒体存有一丝信赖的我,再次对他们感到失望了。所以对于这类媒体的取材我们也给推掉了。

 

けれどもたまに現われるひやかしの客たちも、ズボンの前チャンクに手をかけ、血相変えて飛び込んでくるような人たちよりはましだった。これが冗談ではなく、綱島の事務所に入りびたっていると、実際にそういうことが何度があった。

 

偶尔到来的客人中,前来戏弄人的客人要比那些正经寻求帮助的人多得多了(意译)。这可不是玩笑话,在我偶尔去纲岛的事务所呆着的时候就见过好几回这样的事了。

 

そこで私たちは、関内に移ってきた時、ドアに表札は下げないことにしたのだった。のみならず、アルコールを飲ませる店が入ったマンションは極力避けるようにした。綱島では、さいわいみんな素面だったからすぐに間違いに気づいてくれたが、彼らがもし泥酔者であったなら、相当悲惨な展開になっていたことも予想される。階が違っていても安心はできない。酔っぱらいよいうものは、時としてとてつもない行動力を示すもので、エレヴェータードアに鍵さえかけておけばよいのではあるが(しかしすると、ドアにひっかけられるであろうか)。こうして思い返すとなにやらどん底のような状態だが、それでも横浜馬車道の仕事場は、「占星術殺人事件」が私たちに与えてくれた無言の報酬だった。

 

【这段pass翻了半天翻不好,之后有能力翻译了补上_(:з」∠)_大概讲的是刚移居关内那边时,找房子关于门牌的事(这句没看懂到底怎么了门牌(你),然后还有避免找带有喝酒的店的公寓以防邻居们酒后会群魔乱舞搔挠到生活×并表示横滨马车道的那个地方是占星术一书出版后带来的无言的报酬什么的w】

 

馬車道の部屋に越してきてからも私たちは、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を描く仕事が続いていた。だからリキテックスや墨汁と縁が切れず、しかも私は、絵や図を書きはじめると即刻昼夜が逆転するたちなので、昼間眠れる暗い部屋を渇望していた。馬車道のその部屋は、以前にカメラマンが住んでいたそうで、窓を潰した暗室があった。現像、焼きつけなどに使っていたのであろう。紹介してくれた不動産屋は、すぐに窓を復活させるから心配しないようにと言ったが、私自身が希望してそのままにしてもらい、ここに越すことを決めた。

 

我俩搬家到马车道后,我还在继续着插画的工作。因此我也并没有断了与liquitex和墨汁的缘分。但是我在开始画插画或画图纸时会变得昼夜颠倒起来,因此比较想要个能在白天也能睡觉的昏暗的房间。马车道的那个屋子,以前是个玩摄影的人住的。为了冲洗照片把一间屋的窗户给封死了改造成了暗室。给我介绍这处房产的中间商表示会马上把窗户回复原状,所以入住的话不用担心。但是我个人还是希望保持原样,并决定搬了过去。


*注:liquitex,中文是丽唯特,画材牌子,有丙烯颜料和各种颜料媒介什么的。

话说原来是石冈老师你自己挑的小黑屋啊www

 

しかし越してしばらくしたら、私は絵描きから足を洗ったので、この真っ暗な部屋にたちまち後悔させられることになった。確かによく眠れはするが、今度は全然起きられない。たまに永眠したくもなる。

 

但是在搬来这里不久后,我就不做插画的工作了,也有点后悔当初做出的决定了。确实这没有什么光线的房间可以让人睡得很好,好到让人很难从床上爬起来了。也许什么时候就会这样一睡不醒吧。

 

瞎说些什么呢石冈老师……?!!!


馬車道の2LDKはオフィス用に作られていて、ふた部屋は完全にプライヴァシィが保たれていた。そのかたわら、御手洗と一緒に関わった事件を報告する原稿を書きいた。

 

马车道这个2LDK的屋子原本是作办公室用的,有两间屋子确保了个人的私人空间。我就是住在这里写着与御手洗相关事件的原稿的。(意译)

 

*プライヴァシィ这个片假名,我查不到啊???虽然在查之前我顺着读音感觉应该是privacy(隐私),根据上下文来说这里用它也毫无违和感,但是这个单词片假名是プライバシー……所以这里无法保证这句翻译的完全准确,也许只是我日语水平不够,如若不是,也许只是岛田老师不是很熟悉年轻人中流行的片假名叭×


御手洗の方も終日自室にこもり、むずかしげな研究書を読んだり、論文を書いたりして過ごしていた。だから一緒に暮らすようになったとはいっても、アパートの隣室に住んでいるようなもので、互いにあまり姿を見ない。顔を合わせるのは食事の時と散歩の時くらいで——、いや散歩の時くらいでと訂正しようか。御手洗は私のように時間を決めて食事をするという習慣がなく、そもそも腹が減る時があるのか、食事というものをしているのかさえもよく解らず、しばらくは食卓で一緒になるということがなかった。しかし長くひとつの部屋で暮らすようになると、時に世にもへたくそな料理、たとえばスパゲティらしきものをフライパンで炒めている時とか、お汁粉みたいなココアを淹れようと悪戦苦闘している瞬間にぶつかる時もあって、見かねて一緒に食事をするようになった。

 

御手洗整天都窝在他自己的屋子里,读一些很是艰深的专业书或是写写论文。因此我俩虽说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却如同住在公寓一样,虽然就在隔壁却不怎么能和对方碰到面。一般能见到面的时候是吃饭和散步的时间……不,应该订正为大约只有散步时能见到面比较合适。御手洗没有我这种按时吃饭的习惯,说到底他甚至连肚子饿了的时候会不会好好地吃饭都不好说,所以最开始我们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一张餐桌上吃饭。但是一起住久了后,我有时会不小心目击到御手洗御手洗做出一些黑暗料理的瞬间。比如用平底锅炒意大利面,或是为了像煮年糕小豆汤一样泡可可亚而陷入苦战。我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发展成我们一起吃饭的状态。

 

不会做饭的御手洗恍恍惚惚hhhhhhhhh可以这很御手洗×看不下去的石冈老师太可爱了www


思えばこれまで、あまりこいうことを書いていないが、およそ御手洗ほど料理の才能のない男を見たことがない。しかし彼は、食事というものには何の価値も見ていないらしく、それでいっこう問題はないようだった。毒でなければ何を口に入れてもいいと考えており、味には全然頓着していない。彼にもし妻はできたら、彼女はさぞ楽ができるであろう。

 

说起来,虽然至今没提到过,但是我觉得可能找不到比御手洗还要没有做饭才能的男人了。但是他似乎觉得吃饭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对此也不甚在意。做的食物只要里面不放毒的话大概什么都可以吃进去,一点也不在乎口味问题。这人如果有了妻子的话,他的妻子应该会很开心吧。


それまでは私も、自分のことをそういうタイプの人間だと思っていたのだが、御手洗を見ていると、だんだんに自分がグルメのように思えてきた。どういうわけか私は、洋食というものは成り立ちが解らず、どうやって作ったらよいのか見当さえつかなかったが、和食ならたいがいのものが作れたので、鯖の味噌煮とか、秋刀魚の塩焼きなどを作ってやると、御手洗は私などの手料理でも嬉しそうに食べてくれた。

 

我以前总认为自己也不是个对吃多么讲究的人,但是遇到御手洗后,渐渐有些觉得自己也可以算是一个美食家了。不知为何我并不了解西餐,连怎么做的也不知道,但是和食的话大概还是会做一些的。每次做青花鱼味增煮或盐烧秋刀鱼之类的时,御手洗连我这种人亲手做的料理都会开心地吃下去。

 

难道不是因为这料理是你亲手为他做的他才吃得特别开心吗×这里顺手安利一下道端太太的一个短篇御石漫画好了 也许以后会开个里站暗搓搓汉化一下叭×这篇和钻石靴里的日常真是完美契合√


食事には何の価値も見ていない御手洗だったが、散歩はなかなかに重要な儀式と考えているらしく、夕刻の食事前になると、よく私の部屋をノックして、散歩にいかないかと誘った。夕食用の食材を買うとか、それともどこかで食事をすませてこようと考えて、私もこの誘いには応じることにしいた。

 

看不到吃饭的价值的御手洗,却像是做着一种重要的仪式一般坚持着散步这件事。晚饭前的时候,他经常会来我房门前敲门,问我去不去一起散个步。想着要去买晚饭的食材或是在外面解决一下晚饭,我便会应下邀请和他一起出去。

 

……你们感情真好啊。


御手洗は、ミントンハウズからぐさに行こうとよく言った。そういう名前のジャズ喫茶が当時横浜にあり、御手洗は午後の陽が少し傾きかける時刻、関内周辺をぶらつきながら、そういう店に徒歩で向かうことを好んだ。

 

御手洗经常会表示要去MINTON HOUSE,这是在横滨的一家爵士咖啡厅。御手洗喜欢在傍晚阳光斜斜洒落的时候,在关内周边闲晃,找一些类似这样的店徒步走过去。


*MINTON HOUSE:就异邦里提到的那个

 

暗い店内でひとしきりギターのジャズを聴き、紅茶をすすりながら、御手洗はしばらく瞑想していた。彼は、ジャズ・ギターのレコードを、おそろしいほどにたくさん知っていた。表に出るともう陽が落ちているから、私たちは人通りの少ない路地をつなぐようにして歩いて、いつも小さなレストランを捜したものだ。そして二人して質素な夕食をとり、家路についた。

 

在昏暗的店内伴着阵阵传来的爵士乐声,啜饮着红茶的时候,御手洗会稍稍地闭目沉思。他所知道的爵士吉他唱片的数量,简直多得可怕。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太阳就已经落山了,我们在人少的小路里并肩走着,并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小饭馆。然后两个人随便吃点晚饭后,就踏上回家的路。


……你们感情真好啊?!!!!!(再次) 天天出去压马路啊???回来还挑人少的小路走啊?????つなぐようにして歩いて是个怎么样的走法??这直译过来不是贴在一起吗?????你们是安东尼帕罗和辛格吗???所以接下来就变成“这些日子我一直过著没有你的孤单生活。我惟一能想像的是,我可以再和你在一起的时刻。如果我不能很快去看你,我不知如何是好”的展开吗???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你冷静一点


普段の御手洗は、このように全然金のかからない男で、そんなささやかな楽しみで充分満足しているようだった。私もまた、次第にそんな日常を楽しむようになった。辛い記憶が多い頃だったから、気分はあれでずいぶんと癒されたものだ。ああ見えても御手洗は冗談のうまい男で、人の自尊心を傷つけることもするが、気持ちをひきたてるのも上手だった。これ以上何を人生に求めるのかと、当時私はよく自問した。思えば、何もないのだった。

 

平常的御手洗对金钱并没有什么依赖性,像这种微不足道的消遣便能让他感到满足了。而受他所影响,我也渐渐喜欢上这样的日常了,因此对那些痛苦的回忆似乎也能看得开了。啊啊说起来御手洗是个很会说俏皮话的人,虽然偶尔会伤人自尊,但是也很擅长把人哄好。那段时间的我常常问自己,人生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求的吗?思索再三,我想,这就足够了。


这里我真是,我真是…说不出话,翻译不出原文的味道,大家自行感受下吧。


反正这二十年前的狗粮,放到现在,吃出的味也注定有些奇怪了×




以上.



(可能会有错别字啥的,明天睡醒再检查一遍叭×)






图书馆里有两个位置。

一个是漂亮的小姐姐旁边,但是她的男朋友随时可能出现与她耳鬓厮磨。

一个是隔壁班的奇葩男生对面,穿着院里统一发的T恤身上一股浓重的汗味。

问题:我还能坚持多久从奇葩男生对面离开 ?(-ι_- )

臭豆腐里面加酸菜是北京的新潮流吗…?




吃完了……好难吃ヘ(;´Д`ヘ)

《利比亚预言》终于看完
刀里塞了一点糖吧(-ι_-)

抢到了fgo和廿壹cake合作的冰淇淋
好吃ヘ(-ω-ヘ)
虽然只有巴掌大一点,不过甜味很淡,是有奶香味的清爽的口感
好吃ヘ(-ω-ヘ)
而且是rider的盒子~大帝的圣遗物有着落了www,希望可以把大帝和孔明都带来我家旮旯底【想得美
廿他家蛋糕也很好吃啊…冰淇淋也好吃…也好贵……

【快速眼动】20170425

我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站在条状的陆地上,背后是一座3 4层楼高的古老的教堂,看不到后面的景象。面前是一片水域,前方不远处有一道像是堤坝一样的东西,之外又是无边无际的水,在人们的概念中,这是大海。

很多人在水中游玩。突然传来一个消息【要地震了,要海啸了】水面也开始发生奇怪的波动。我们开始向着陆地,教堂的方向跑去。向教堂的右侧跑,那里有一道小巷,两边都是高墙。有向上的阶梯。从小巷穿过,我看到教堂之后是无数的高楼,外观上像是十九世纪伦敦的建筑,但是每一座都有几十米至近百米高。在一幢高楼前,我们左拐,继续向前跑。前方有一个火车站,我们必须要坐上一列火车才能逃过海啸。

火车来了,有两列。我坐右边的一列。上车之后,我发现同行者都是故事里的人,小说,动画,漫画均有。有一些故事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可是在梦里我一清二楚。【可惜醒来就忘】

火车向前开,沿途有许多有趣的风景。80年代英国田园风光,厚重的高大建筑像海浪一样起伏,一个湖泊,铁轨从水上穿过,种着无穷无尽桃花的园林。

铁轨上有会出现破损,不过火车上有专业的修理师。一群地精突然冒出来,骑着白色的大兔子跳进前方的铁轨,一边飞速的移动一边修理铁轨,瞬时之间就完工。他们的首领,一位地精小老头坐在火车头上,抽着烟斗。我上前去与他攀谈。他自豪的告诉我他们一族是最好的维修工。特别是招揽了行动敏捷的兔子之后,他们的工作速度更快了。就是兔子们要吃太多的胡萝卜,不管他们准备多少,兔子们总是会繁衍出刚刚好吃完所有胡萝卜的量。他摸着身边的一只肥兔子,哈哈大笑。

火车经过一片萝卜田,许多兔子跳来跳去收获萝卜。遍地都是手臂粗的洞,铁轨上都有许多,萝卜从那些洞里冒出来,如果不去拔出它们,过一会儿萝卜们会钻回去。地精爷爷从脚下拔出一根萝卜递给我,“他们不会介意的”自己也拔出一根啃起来。我就和他一起坐在车头啃萝卜。

火车开过一个湖泊,铁轨浮在水面上。 有的乘客们跳出火车,在水面上行走。他们都是各式故事里的人物,主角或是天之骄子们总有一种奇怪的执着,不想轻易的屈居人下。这里强者云集,所以要借此表现自己的能力?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火车消失了,乘客们都在铁轨上奔跑着。人们似乎被下了什么限制,有的人物拥有飞行的能力,却只能老老实实地跑在铁轨上。理所当然的,分出了几个梯队。一马当先的是主角们,他们又各自分为小团体。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故事里的三人组,他们游刃有余,甚至边跑边笑闹。不过跑在前方的人大体上都是这副样子。他们后方不远处是另一个三人组,有些像《猎人》里三个人的配置(可惜我忘记了)。中流部队中有一批女孩子,她们并不属于同一个故事,在奔跑时还愉快地聊着天,更像是贵妇沙龙活动。地精们坐着兔子,在铁轨内外灵活穿梭,叽叽喳喳地喧闹着。

最终到站,铁轨通进一个巨大的殿堂。殿堂通体用石头制成,高耸的石柱支撑起古希腊风格的穹顶。地面是一层黑白相间的沙海,沙子厚实温暖,稍不小心就可以陷到脚踝。殿堂之外有许多石制的屋舍,人们四散开来,或于房屋內休息,或三五成群的闲聊,也有人匆匆离开,似乎有事尚未完成。

我随意地进入一个房间,和房内的人攀谈。有一位穿着西装的青年。我知道他的故事,他是一个黑手党帮派中的小头目,受人设计给自己的boss送了一封地点错误的信,被事发后愤怒的boss毙于枪下。他不知道听说了什么,看到我后指着我出言嘲讽。说听说我可以预测未来,可是谁都知道,预测未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罢了。我想和他辩解,可是又不能解释太多,如何告诉一个人他是故事里的角色,并且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他只是进行中的故事里的一个幻影罢了。一气之下,干脆默写出来陷害他的那封信,拜托别人把那封信交给他,并请他转交给自己的boss。他干脆地应下请求。

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位有趣的男性。他黑发黑眼,带着墨镜,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撮。他是一个故事中的配角,表现得对万事万物毫不在意,游戏人间,却又奇怪的注重约定。是个有些矛盾但十分有趣的人。他有个爱好,抄录一些诗歌。于是我找到了一个记录着诗歌的手抄本,和一支很棒的钢笔,去一个教堂找他。教堂门前有着悠长的台阶,我一边攀登台阶,一边大声念诵着诗歌,并感到有些好笑。如果他在,听到诗歌总会现身的,钢笔正好送给他。如果他不在,钢笔就可以作为零食吃掉了。踏进大门,阳光很好,教堂里空无一人。




【所以钢笔被吃掉了【不【睡醒了

两个睡前脑洞

@冥河忘川 甜甜甜甜的西瓜的故事

Kuffskein:

    简介:为了把我弟弟培养成人朕最终登基了


 


    * 一个西瓜味脑洞,大纲文


 


    1


    皇帝有好多孩子,有跟皇后生的,有跟妃子生的,还有跟舞姬生的。老大就是跟皇后生的,所以是身份尊贵的太子,而老七则是跟舞姬生的,因此没名没分,总是被其它皇子欺负。每次夏天皇子们一起吃西瓜,太子从来吃最甜的尖尖,七皇子就只能吃其他皇子们切掉不要的白皮。


    七皇子整天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被其他皇子唆使太监打了,拍拍屁股爬起来还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只有太子不会找他碴,因为太子根本不屑于拿他当乐子,他有得是好玩的,哪有闲心来欺负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后来,太子十二岁时皇后死了,淑妃荣升皇后。所以太子不再是太子,变成大皇子。那一年夏天荣升太子的三皇子得意洋洋的切着西瓜尖尖吃,还欺负大皇子,不让他吃西瓜瓤,大皇子就只好跟七皇子蹲在一起啃白皮。


    可是新任太子不仅不让大皇子吃西瓜瓤,连白皮都不让他吃,还要抢过来丢在地上踩两脚。其他皇子们看到了都哈哈哈哈个没完。等他们都走了,大皇子蹲在亭子后面气得直哭。七皇子蹲在他旁边把白皮嚼得咔咔响,还掰了一半给他:别哭了!我跟你讲,吃这个降火,多吃两口你就不气了!


    大皇子拿着七皇子的分给他的白皮,突然有点感动:七弟,以后我要是登基了,肯定对你好,有西瓜都分一半给你,咱俩一起吃,不给他们吃!


    七皇子啃完了白皮,一抹嘴:好啊!


    于是大皇子跟七皇子击掌为誓,结下了西瓜之盟。


 


    2


    订完盟誓之后,大皇子开始认真规划如何夺嫡,还去找七皇子商量。但七皇子是舞姬之子,不允许上学堂,所以不识字。大皇子只好把刚写了一个开头的夺嫡计划书放到一边,先教七皇子识字。为了能在下课后去教七皇子,他一改上课开小差偷偷看小人书的恶习,认认真真听夫子上课。这年头夫子都只管教书不管解惑的,于是大皇子很有心计的跟夫子的儿子混熟了,把不懂的问题都拿给夫子的儿子,让他去请教他爹,得到答案后再跑去教七皇子。


    七皇子终于识字,也能看懂他写的是什么了。大皇子十分欣慰,拉着他想跟他讨论夺嫡注意事项一二三。但是一场秋雨过后,身体不好的七皇子又病倒了,大皇子只能跑去御医院求药。御医们心高气傲,不想理失宠的前太子。大皇子没办法,只好去求御医们的弟子,好不容易凑了几服药给七皇子。等七皇子病好,大皇子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又跑前跑后的讨好御林军的功夫教头,让他们在教头带儿子练功时跟着学,好让七皇子的身体变好一点。


    七皇子开始练武,营养跟不上,大皇子就跟刚入宫没多久,还没养成势利眼习惯的小太监小宫女们打好关系,让他们偷偷带吃的给七皇子。


    吃的解决了,接下来就要解决衣服的问题。


    大皇子终于崩溃了:我们订盟誓的时候你没说我还要帮你补衣服啊?!我根本不会补衣服!!!


    由于房间里唯一的椅子被大皇子占了,七皇子就一点不讲究的坐在桌子上晃腿,把大皇子让小太监给他带的点心吃得满身都是,没心没肝,很是无所谓:那就丢那儿别补了。


    可是冬天快到了,七皇子就这么一件棉服,不补好会冻死。大皇子不能看七皇子冻死,只好继续憋屈的给他补衣服。为了给七皇子补好衣服,他还放下架子去找以前从来没理过的女官们,磨着她们给他拿一些不会违反制式又够暖和的布料,又厚着脸皮向她们请教如何补衣服,最后不仅补好了七皇子的衣服,还多给他缝了床被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大皇子欣慰的看着被他养得白白胖胖,缩在被子睡得正香的七皇子,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他思考了一晚上,天亮时突然想起自己的夺嫡计划书,急急忙忙爬起来继续写。然而天亮了,七皇子也起床了,他拿着木枪在院子里嘿嘿哈哈的练武,身手那叫一个矫健,收势时还要舞一个枪花,可帅气可好看。


    就是舞完之后木质的枪头咔吧一下折了。


    于是大皇子只能叹气,把夺嫡计划书放到一旁,拉过纸笔,开始思考怎么跟宫里的匠人们打好关系,好能给七皇子搞一杆结实不会折的枪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3


    因为七皇子,大皇子每天都超级忙,忙得根本没时间写夺嫡计划书。一天过去,三个星期过去,六个月过去,十年都这样过去了,夺嫡计划书还是只写完了一半。然而大皇子已经从十二岁的小少年长成了青年,学识博古通今,遇事荣辱不惊,挽起袖子能下厨,拿起针线会制衣,三岁的十五皇子哭鼻子,他摘几片叶子居然能做出一个简易的小风车,哄得小十五破涕为笑。


    结果那天下午大皇子不得不坐在亭子里给闻讯赶来的小皇子们挨个折树叶风车,还要陪他们玩老鹰抓小鸡。大皇子陪小皇子们玩的时候七皇子就抱着木枪靠在亭子边儿上打盹儿,小皇子们撺掇大皇子编了花环放在他头上都没醒。


    小皇子们玩累了,各回各宫。大皇子也累了,喊醒睡了一下午的七皇子。七皇子慢悠悠的跟在大皇子身后往冷宫走,花瓣星星点点的撒了一路,等进了宫门就剩几根光秃秃的树枝圈在头上。大皇子回头看见了,扶着门框笑弯了腰,他也就跟着笑,笑完就去院子里练枪,跟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的。


    就在这样一个安逸的黄昏,太子逼宫谋反了。


 


    4


    太子比大皇子小两岁,今年才及冠。一及冠就不想再当太子了,迫不及待的想当皇帝。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太子会这么早就等不及,宫里乱成一锅粥,到处都是杀喊声。


    七皇子出去看了一圈,回来二话不说,一手拿枪,一手扛起大皇子就往宫外跑,两人一枪杀出重围,从密道逃出宫,躲进了之前大皇子为了方便他溜出宫玩偷偷给他在京都买的小宅院里。


    京都混乱了一夜,第二天,太子囚禁皇帝的消息传出宫,谁都知道只要皇帝一纸诏书,过不了几天他就会登基为帝。


    大皇子蹲在院子里,久违的被气哭了:要不是你整天那么多事,我早就写完夺嫡计划书,没那个家伙什么事儿了!


    七皇子蹲在他旁边,很心虚:要不你就别当皇帝了呗,反正西瓜又不好吃。


    大皇子气死了:谁说西瓜不好吃,西瓜最甜最好吃了!


    七皇子心说西瓜不是跟黄瓜一个味儿吗,就瓤白了点,但嘴上还要安慰他: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出气好不好?


    大皇子看他都这时候了还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气得想踹他,但是踹不动,于是更气。


    但是没办法,他们俩又打不过太子,只好隐姓埋名,想办法躲避新皇的搜查。


    躲到第三天,一群人找上门。领头的是一个书生。大皇子一开门就愣住了:诶你不是——


    书生迅速把他推进门,一群人乌央乌央的涌进来。大皇子十分懵逼,被他们卷到院子中央,大家围成一圈坐下,书生当先问道:大皇子,欲称帝否?


    书生就是当年教书夫子的儿子,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不过三年前皇帝换了教书先生后就随他爹一起离宫了,听说考了状元,也入朝为官了。大皇子许久未见书生,有点小激动,但一听他说的,心里又不是滋味。他心说我夺嫡计划书都烧了,还称什么帝啊?


    书生说:是我爹让我来找您的,他说他教导您多年,知晓您心怀天下,定是一个好皇帝。而太子生性暴虐,一旦登上大统,必是一场劫难。


    书生还说:只要您点头,我爹和我定能说服朝中官员支持您。


    大皇子有点意动,但要跟书生说实话:我们打不过太子啊!


    人群中举起一只手,是当年跟他们一起习武的教头之子,几年前自请去驻守边疆,如今已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他晃着手表示:要人没问题,我的部下带着十万军队刚刚赶到京都外面。咱俩什么关系,只要大皇子您放个话,我就让他们杀进来!


    大皇子想想,觉得很好,于是问道:宫里现在什么情况?


    人群中又举起一只手,是个声音尖细的太监——原来当年的小太监小宫女都随着宫里外放一批老人,成了掌管各宫要务的大太监大宫女,宫里的消息不知有多灵通。


    大皇子算了算,觉得自己这边胜算太高了,于是点头,咱们干吧!


    一大群人就乌央乌央的又出门了,分别去联系自己的人做好准备。他们走了以后,大皇子这才发现刚才混在人群中的七皇子。大皇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就说我们躲得这么隐蔽他们怎么找到的……是你?


    七皇子嗯了一声。


    大皇子又被感动到了:等我登基,我把一整个西瓜都给你吃!


    七皇子心说谁爱吃白色的黄瓜,不过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点头:好啊!


 


    5


    大皇子在众人的帮助下一路杀进皇城,把太子从皇位上赶下来了,皇帝也救出来了。


    皇帝十分感慨,也十分懵逼:你到底什么时候笼络了这么多人,朕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大皇子也一脸懵逼:别说是你,我也不知道……我就养了一个老七,鬼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认识了一堆人,他们还都愿意帮我一起夺嫡。


    皇帝很欣慰:真是朕的好儿子啊……来,扶朕起来,朕要去上朝安抚人心。


    大皇子一脸你他妈在逗我:我把老三赶出去是为了自己当皇帝的好吗?别觉得我看着像傻白甜,就真的是傻白甜啊!


    遂改了诏书名字,登基称帝。


 


    6


    新皇登基,各种封赏,还封了七皇子当王爷。


    太子的舅舅在北方起兵谋反,外族也趁机想要讨便宜。昔日的教头之子再次披挂上阵,带领军队返回边疆迎战外族。而新任王爷同样拿起枪,率军去平复叛乱。那边刚一走,南方又发大水,瘟疫横行。当年替他抓过药的御医弟子已成了正经御医,点了几人随行,没多久就听说瘟疫得到了控制。天灾过去已是冬日,今年的雪格外的厚,压塌了许多房屋。宫里的匠人们恰好上报喜讯,说他们这么多年帮着大皇子研究怎么让枪杆更结实,研究出了一堆副产品,其中就包括什么结构能让屋子更结实。


    多灾多难的一年终于过去,边疆重新稳固,皇帝在曾经的书生,如今的朝中重臣辅佐下习惯了处理政务。开春时北方也传来喜讯,太子党伏诛,王爷得胜归来。


    军队返回京都已是夏日,王爷的铠甲在正午的烈日下灼灼发亮,手里持着抢,骑着高头大马,进城时还舞了个枪花,可帅气可好看。皇帝在城门楼下看了,欣慰得差点哭出来。


    ——枪头终于不会掉了啊!


    当天晚上的庆功宴,皇帝一高兴便喝多了,早早离席。王爷应付了各路人马的敬酒,喝得也有些懵,正想寻个地方醒酒,忽然有太监禀报,说皇帝有请。


    王爷习惯性的去摸枪,摸了个空——他带在身边的不是早年那杆木枪,而是铁枪头的真枪,自然不可能再随便带进皇宫。没摸到抢,王爷有点不习惯,倒也不太在意,醉醺醺的跟着太监走去御花园。皇帝正在亭子里坐着等他。夏日的夜里有点小风,不凉,他却披着一件披风,双手都拢在披风下,见王爷来了,也不似往日那样迎过来,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着他。王爷走过去,发现亭子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心里有点奇怪,醉得发懵的脑子转得慢,坐在皇帝对面时也把持不住平衡,随随便便趴在桌子上,咧嘴冲皇帝笑:你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皇帝也对王爷笑,拉开披风,抽出了藏在披风下的一把剑。


 


    7


    然后又从腿上抱起俩滚圆滚圆的大西瓜。


 


    8


    皇帝十分兴奋:诶我跟你讲,我好不容易才偷偷把西瓜带出来的,谁也没看见,就咱俩吃!


    说完,还把其中一个滚圆滚圆的大西瓜放在王爷腿上:来,一整个都给你!


    王爷抱着西瓜十分懵:原来西瓜这么大吗……这可咋吃,直接啃吗?


    皇帝举起剑,剑光雪亮雪亮的:当然得切着吃!


    然后三下两下就把西瓜切了,一边切还一边跟王爷抱怨:当了皇帝太不好了,干啥都有一堆人跟着,不像咱们以前都没人理的,现在我想去御膳房偷一把菜刀都不行,只能拿那谁谁进贡的宝剑……一点都不好切,不如菜刀好使!


    王爷伸手:我来吧。


    皇帝就把剑递给他,高高兴兴的托腮等西瓜吃。


    王爷把西瓜切开,按照小时候记忆里那样,把红色的西瓜瓤切成小块块,尖尖都给皇帝。皇帝咬了一口,感慨:真甜。


    吃完想起来自己说好要把西瓜都给王爷吃,于是连忙把自己那个滚圆滚圆的大西瓜搬出来,抢来剑切开,挑出最甜的西瓜尖递给王爷。


    王爷也不用手去接剑上穿着的西瓜尖,直接抻长脖子凑过去咬了一口。


    皇帝问:你怎么直接咬……甜不甜?


    王爷看看伸手护着剑刃,怕他被割伤的皇帝,点头:甜。


    皇帝特别得意:你看,我就说西瓜可甜可好吃了吧!放心,现在我是皇帝了,西瓜有的是,以后还分你吃!


    王爷伸舌头舔掉嘴边的西瓜汁,没心没肺的点头笑:好啊!


 


 


    ——完——


    喜欢互相信任的男人友谊结局的,就留在这里别往下看了……


 


 


    番外


 


    王爷比皇帝小五岁,还未及冠,所以也不出宫,整天跟一群同样没及冠不能外放出宫的小皇子们一起住在宫里。


    当然,不住冷宫了。


    住在皇帝的寝宫。


    皇帝十分懵逼:为什么要住在我这里?!


    王爷理所当然:我们小时候不就这么住的吗?


    皇帝继续懵逼:可是小时候我们只有冷宫住,现在整个皇宫都是我们的,我们为什么还要睡在一张床上,很挤的好吗,你半夜还老踹我!


    王爷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搬进了隔壁皇后的寝宫。


    当然,皇帝还没有皇后,所以皇后的寝宫是空的,王爷卷了一床被子就住进去了。


    第二天因为睡觉蹬了被子没人帮忙盖,感冒了。


    皇帝习惯性的找御医要了药,自己支着小炉子熬好给王爷端过去,喂他喝了。喂完突然想起来不对,就好气啊,快被气哭了:为什么我当了皇帝还要照顾你?!


    王爷理直气壮:咳咳咳……


    ……理直气壮不起来了,咳个不停。皇帝忙着给他拍背顺气,这次脑子很清楚,叫来御医给他看病。御医看了又看,验了又验,表情凝重。


    皇帝十分不安,偷偷问御医:王爷怎么了?


    御医迟疑:王爷的病已无大碍,但是臣……发现了一件事……


    皇帝:说!放心,朕不让你陪葬!


    御医表示:王爷跟您好像没有血缘关系……


    皇帝:啥?!


    皇帝想起王爷是舞姬之子,舞姬不是先皇的妃子,孩子不是他的也很有可能……一脸恍惚的进去看王爷。


    皇帝:七弟啊,我得跟你坦白一个事,你听完之后千万不要想不开……


    王爷不明所以,以为自己得了绝症,觉得再不说就晚了,于是也跟皇帝说:我也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皇帝:哦,那你先说吧。


    王爷:我喜欢你。


    皇帝:……


    王爷死都不怕了,十分坦然:说吧,我得了什么病?


    皇帝:……啊?哦……就是有点着凉,御医说你睡一觉明天起来就能好。


    王爷:……


    王爷面如死灰,仿佛真的得了绝症:……那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皇帝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那啥,咱俩要不是兄弟了,你还喜欢我吗?


    王爷再不是那张没心没肺的脸,认认真真的说:喜欢。


    他说完觉得兄弟做不成了,自觉地下床收拾东西滚去驻守边疆一辈子不回来。


    皇帝大喜:诶好,我跟你讲,咱俩真不是兄弟!


    王爷打包好了行礼,走到门口。


    皇帝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王爷……王爷包袱也不要了,回头看了看皇帝,冲过来紧紧把他抱住了。


    遂滚了床单。


    第二天,王爷的感冒好了,神清气爽的卷着铺盖搬回了皇帝寝宫,拿刀给皇帝切西瓜,把尖尖都切下来给皇帝,问他:甜吗?


    皇帝缩在被子里,打个喷嚏,咬一口西瓜,很气:没味道,不甜!


    王爷凑上去尝了尝,肯定的说:甜的!


    皇帝吸溜着鼻子,把西瓜递给他:那你吃吧!给我留一半,我感冒好了再吃!


    王爷对着皇帝笑,可帅气可好看。


    他说,好啊!


 


    ——番外完——


 


    * 距离毕设死线还有五天。


    * 我想吃西瓜。

存图
植物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