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抽屉

为了吃糖爬进来…
爱好广泛…其实就是墙头众多→_→
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会有~

【快速眼动】20170425

我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站在条状的陆地上,背后是一座3 4层楼高的古老的教堂,看不到后面的景象。面前是一片水域,前方不远处有一道像是堤坝一样的东西,之外又是无边无际的水,在人们的概念中,这是大海。

很多人在水中游玩。突然传来一个消息【要地震了,要海啸了】水面也开始发生奇怪的波动。我们开始向着陆地,教堂的方向跑去。向教堂的右侧跑,那里有一道小巷,两边都是高墙。有向上的阶梯。从小巷穿过,我看到教堂之后是无数的高楼,外观上像是十九世纪伦敦的建筑,但是每一座都有几十米至近百米高。在一幢高楼前,我们左拐,继续向前跑。前方有一个火车站,我们必须要坐上一列火车才能逃过海啸。

火车来了,有两列。我坐右边的一列。上车之后,我发现同行者都是故事里的人,小说,动画,漫画均有。有一些故事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可是在梦里我一清二楚。【可惜醒来就忘】

火车向前开,沿途有许多有趣的风景。80年代英国田园风光,厚重的高大建筑像海浪一样起伏,一个湖泊,铁轨从水上穿过,种着无穷无尽桃花的园林。

铁轨上有会出现破损,不过火车上有专业的修理师。一群地精突然冒出来,骑着白色的大兔子跳进前方的铁轨,一边飞速的移动一边修理铁轨,瞬时之间就完工。他们的首领,一位地精小老头坐在火车头上,抽着烟斗。我上前去与他攀谈。他自豪的告诉我他们一族是最好的维修工。特别是招揽了行动敏捷的兔子之后,他们的工作速度更快了。就是兔子们要吃太多的胡萝卜,不管他们准备多少,兔子们总是会繁衍出刚刚好吃完所有胡萝卜的量。他摸着身边的一只肥兔子,哈哈大笑。

火车经过一片萝卜田,许多兔子跳来跳去收获萝卜。遍地都是手臂粗的洞,铁轨上都有许多,萝卜从那些洞里冒出来,如果不去拔出它们,过一会儿萝卜们会钻回去。地精爷爷从脚下拔出一根萝卜递给我,“他们不会介意的”自己也拔出一根啃起来。我就和他一起坐在车头啃萝卜。

火车开过一个湖泊,铁轨浮在水面上。 有的乘客们跳出火车,在水面上行走。他们都是各式故事里的人物,主角或是天之骄子们总有一种奇怪的执着,不想轻易的屈居人下。这里强者云集,所以要借此表现自己的能力?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火车消失了,乘客们都在铁轨上奔跑着。人们似乎被下了什么限制,有的人物拥有飞行的能力,却只能老老实实地跑在铁轨上。理所当然的,分出了几个梯队。一马当先的是主角们,他们又各自分为小团体。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故事里的三人组,他们游刃有余,甚至边跑边笑闹。不过跑在前方的人大体上都是这副样子。他们后方不远处是另一个三人组,有些像《猎人》里三个人的配置(可惜我忘记了)。中流部队中有一批女孩子,她们并不属于同一个故事,在奔跑时还愉快地聊着天,更像是贵妇沙龙活动。地精们坐着兔子,在铁轨内外灵活穿梭,叽叽喳喳地喧闹着。

最终到站,铁轨通进一个巨大的殿堂。殿堂通体用石头制成,高耸的石柱支撑起古希腊风格的穹顶。地面是一层黑白相间的沙海,沙子厚实温暖,稍不小心就可以陷到脚踝。殿堂之外有许多石制的屋舍,人们四散开来,或于房屋內休息,或三五成群的闲聊,也有人匆匆离开,似乎有事尚未完成。

我随意地进入一个房间,和房内的人攀谈。有一位穿着西装的青年。我知道他的故事,他是一个黑手党帮派中的小头目,受人设计给自己的boss送了一封地点错误的信,被事发后愤怒的boss毙于枪下。他不知道听说了什么,看到我后指着我出言嘲讽。说听说我可以预测未来,可是谁都知道,预测未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罢了。我想和他辩解,可是又不能解释太多,如何告诉一个人他是故事里的角色,并且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他只是进行中的故事里的一个幻影罢了。一气之下,干脆默写出来陷害他的那封信,拜托别人把那封信交给他,并请他转交给自己的boss。他干脆地应下请求。

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位有趣的男性。他黑发黑眼,带着墨镜,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撮。他是一个故事中的配角,表现得对万事万物毫不在意,游戏人间,却又奇怪的注重约定。是个有些矛盾但十分有趣的人。他有个爱好,抄录一些诗歌。于是我找到了一个记录着诗歌的手抄本,和一支很棒的钢笔,去一个教堂找他。教堂门前有着悠长的台阶,我一边攀登台阶,一边大声念诵着诗歌,并感到有些好笑。如果他在,听到诗歌总会现身的,钢笔正好送给他。如果他不在,钢笔就可以作为零食吃掉了。踏进大门,阳光很好,教堂里空无一人。




【所以钢笔被吃掉了【不【睡醒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