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抽屉

为了吃糖爬进来…
爱好广泛…其实就是墙头众多→_→
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会有~

【快速眼动】201801?

搬点备忘录

【快速眼动201801?】不管是什么样的卧铺,果然该睡不着还是睡不着。后半夜好不容易陷入恍惚,又被奇怪的梦折磨…最后还是挺微妙的。在刚要说出世界真相的时候被列车员叫醒了orz以及在火车上就会梦到女人撞火车?怎么回事啊?


“还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你们能有点长进,动动脑子好好给我想。”
“有什么东西,是在他死掉以后才发生改变的?原本通过某样手段就可以,现在用别的方法也能达到,但是得到的是别的东西。”
“我可是寄予希望在你们两个身上了,好歹做出点成果来啊。”他没说出来,可那似笑非笑的,又带点嘲讽瞅着我们的眼神,总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尽管我们也不知道两个凡人哪里得了他的青睐,但还是欣喜于他的认可。只好拼命地想。可即使如此,能够表达的事物还是晦涩不明。同样的一碗水,他让我们用钻木取火的方式煮开,面前却又摆着电磁炉,更何况整个研究室里根本就找不到一点钻木取火相关的东西。我们总不能劈开桌子,撕开衣服得到火绒和木片吧?更何况还有他诡秘且微妙的技术加成,用电磁炉烧开,水就会变成毒药,开什么玩笑?还有就像偏偏针对我们两人一样,只有我们要在实验完成后把水喝掉,我胆怯,尚且不敢轻举妄动。身边的女孩已经忍受不了无言的煎熬,破罐子破摔似的把水罐扔到了电磁炉上。
于是他就悠悠然地踱过来了,眼睛从我们桌上那一片狼藉中一扫,故意很大声的叹了口气。我偷偷抬头看他,明明那一只眼黝黑深邃,看不出什么情绪,却还是没来由的感到心虚,好像自己辜负了什么天大的期待似的。

问题太多,要从纷乱如麻的思绪中找出关键所在,等价于从杂乱的线团中找到起始。水,改变,三态,热量,都是热量,过去,有什么消失了,只有炉子,沸腾,死亡,谁死了?木片,破碎,变化,手指上凝结的水滴,没有办法,没有工具,毒,没有水,被加热的,变得不一样了什么东西改变了没有火只能这样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条件不足毒药已经变成这样——

“我…我想到了,”声音在颤抖,怎么可能呢,不论怎么说,这也太过荒谬,“有一个…呃,人,或者别的什么,在他死亡之前,鬼、亡灵、不死生物还存在。”

不可能

“之后…他死亡的时候,世界发生了变化。”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死去的生命,无法再作为亡灵存在于世。”

世界怎么会,如此轻易的作出修改。

“它们变成了…别的东西,不能再回归生命的轮回。”

他是谁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世界宁肯变成这样也要制止他的存留?不对世界怎么会如此狭隘放弃无数生命只为针对一个人这不可能不是真的

“曾经的转化方法还在,可是世界已经改变了,没有工具,没有资源。”

为什么?

“什么都没有”

“嗤,看来还剩点脑子。”老师的手按在我的头上,很凉,却有令人奇异的安心感。我不敢抬头看他,是这样吗?不是这样吗?

“可惜你已經把水用掉了。”

他抓起水碗,灌進我的喉嚨。

“做個好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