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抽屉

为了吃糖爬进来…
爱好广泛…其实就是墙头众多→_→
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会有~

【阴阳师】寻爹记(一)

 @冥河忘川  塞你一口粮!这个大大的文特别有意思!

Kuffskein:

* 主CP酒茨

* 可能包含血腥暴力的战斗描写

* 纯逗比向

* 主角姓名可能带来不适

 

    1

    我叫漠寒,小名二狗子,是青阳山首席大弟子,前年华山论剑大会剑术比赛第一名,去年武林比武大会拳术比赛第一名,以及今年门派大比轻功比赛倒数第一名——其实我轻功也挺好的,就是比赛前我为了展现气度,跟师弟们友好的微笑了一下,然后他们就忽然突破极限一个跑得比一个快,我扛着剑在后面死命追也没追上,所以就变成了最后一名。

    我娘临死前告诉我,我爹他跟我一样天生少白头,是个东瀛人,还会变戏法。据说东瀛到处都是武士,为了不在寻父之旅中途被人打死,我苦练武功二十多年,终于学成出山,在师父殷切的“徒弟啊你下山就别回来了山上真的没有你能打的东西了”的嘱咐下,我隐姓埋名跨海来到东瀛寻找我爹。

    一路走到京都,我终于打听到了白毛之人的下落,一共只有两个。

    一个叫安倍晴明,是个有着失忆史,非常可疑的男人,但除非他十岁就能生娃,我娘还是恋童癖,不然他不可能是我爹。

    另一个是个叫茨木童子的妖怪。

    东瀛这个地方真的太神奇了,好多妖怪。我一路走来有种小时候听师父给我讲唐玄奘西游取经现场版的感觉,特别有代入感。为了应景,我跑遍好多座山,终于在路上遇到一位非常友善的,身边跟着一个浑身飘雪花的式神的黑发阴阳师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只猴妖。那位阴阳师人可好了,还邀请我去他家里喝茶。可在他主动要求帮我拿武器但是被我的重剑压得半天爬不起来之后就放弃了,有点小遗憾。

    总之,在打听到我爹可能是个妖怪之后,我就开始想办法接近他。

    最容易的办法当然就是加入他的组织,一个叫大江山的妖洞,我爹在那里当妖怪们的二大王。

    于是我拎着猴妖跑到了大江山报名处。

    报名处坐着一个绿色的妖怪,他听我说要加入大江山之后十分高兴的拿出小本子问我:“你们是什么妖怪?”

    “我是人妖,这个是猴妖。”我告诉他。

    “我不是猴妖是镰鼬啊!!!”猴妖大声说。

    我揍了他一顿。

    “我是猴妖,我叫孙悟空……”他泪流满面的承认了。

    绿色的妖怪刷刷刷写了几笔,抬头问道:“你们之前……茨木童子大人!!!”

    我回头一看,一个白毛正在上山。

    天啦噜,我爹长得有点残啊,咋少了只角还少只胳膊啊!他这样走路能保持平衡吗?!

    我爹走到我们面前,随意扫了我们一眼:“他们是谁?”

    “是新加入的妖怪,一个猴妖孙悟空,一个人妖。”绿色妖怪恭敬的说。

    我看见我爹的脸抽动了一下。

    “人妖?”他问,视线在我和猴妖之间转了两圈,最后落在我脸上:“汝是……人妖?”

    既然万事万物皆可成精,人为什么不可以?

    于是我十分坦荡的告诉他:“对啊,我是人妖。”

    他的脸又抽动了一下。

    “呵……倒是有趣。”他冷笑了一声,伸出左爪指了指我:“这个人……人妖,就跟着吾吧。”

    就这样,我混进了大江山,还混到了我爹身边。

 

    2

    我爹是个特别奇怪的人。

    比如他自称“吾”,叫别人“汝”,我怀疑他可能活了好几百年,所以称呼才这么有年代感。

    当然,我没有嫌弃他年龄大啦,毕竟子不嫌父老。

    被我爹带上山的第一天,他让一个狐狸精带我去参加入山考核。

    为了跟未来的同僚打好关系,我在路上主动和他聊天:“我叫二狗子,你叫什么?”

    “小生妖狐。”他摇着扇子笑眯眯的说。

    “我知道你是狐狸精啦,我是问你叫什么。”我说:“你总有个名字吧,不然那么多狐狸精怎么区分啊?你看那边还有个长了三条尾巴的狐狸精呢!难道她就叫三尾狐了吗?”

    他摇扇子的动作一顿:“她就叫三尾狐。小生就叫妖狐。”

    我:“……哦。”

    妖怪真是太不会取名字了。

    走到了考核现场,有好多只妖怪。我跟其他新加入的妖怪站在一起排队,一个个去台上打架。这流程我太熟了,从小我参加各种武林大会就没输过。我信心满满的上台,台上站着一个红色的妖怪,他粗声粗气的说:“我是天邪鬼赤!”

    “我是人妖二狗子。”我也报上名号。

    然后我一脚就把他踹下去了。

    呵,太容易了,这种货色我拿树枝都能抽死三个。

    整个下午我就把重剑插在台子上,上来一个踹下去一个,从天邪鬼赤踹到天邪鬼青,从雨伞成精的踹到举着伞成精的,踹到最后,终于上来了一个穿着绿色裙子的小女孩。她一上来我就感受到了她的气场,那是属于强者的气息!

    师父以前就告诉我,混江湖的最要小心四种人,一种是女人,一种是孩子,一种是老人,最后一种是残疾人。因为他们出身比满身肌肉块的壮汉低,所以混出名声就更厉害。

    “在下人妖二狗子!”我郑重的抱拳行礼。

    “我叫萤草。”她眨巴眨巴大眼睛,细声细气的说道。

    “拔剑吧!”

    她从背后拔出一根蒲公英。

    我震惊了,她竟然是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高手!

    双手剑,蒲公英,两人台上逞刚强;分心劈脸砸,着臂照头抡;这个横丢草茎手,那个直拈急三剑;犬神爬山来探爪,涂壁卧道转身忙;喷灰尘,吐绿光,两个妖物不可量:一个是人妖二狗子,一个是成精蒲公英。这场台上相争处,只为千里寻爹娃!

    我们越战越勇,越勇越战,正当打到激烈处时!

    台子塌了。

    她十分遗憾:“难得看见一个能打的呢……”

    “没事,下次来找我喝酒,咱们再比!”我豪情万丈的拍拍她的肩膀。

    她笑眯眯的同意了。

    我扛着剑兴冲冲的回到妖狐身边:“我通过考核了吗?”

    “通,通过了……”妖狐结结巴巴的说,尾巴毛炸得毛蓬蓬一团。我忍不住摸了摸,手感可好了,比之前我跟师父上山打猎时猎到的狐狸手感还好,真不愧是狐狸精啊!

    就这样,我通过考核,正式加入了大江山

 

    3

    其实当妖怪挺轻松的,除了巡山大家也没什么事做,所以经常坐下来讲八卦。

    我跟萤草打出了友谊,她把我拉进了她的八卦小分队。入队第一天,萤草给我讲了一个【二大王爱大大王但是大大王爱外面的妖艳贱货不爱好单纯好不做作的二大王于是二大王就天天跟在大大王身后每天告白三百遍试图让大大王回心转意】的故事。

    “是不是特别精彩?”萤草问。

    “这算啥,我给你讲我们武林的八卦!”我十分不屑。

    于是我给他讲了【魔教少教主伪装潜入武林跟蜀山首席成了好基友但是在武林大会上被戳穿身份于是蜀山首席痛下杀手将他推下悬崖多年后魔教教主学成崖底神功重返魔教准备纠集人手复仇但是被魔教原右护法现新教主暗算追杀一路逃跑时跑进蜀山后山遇到首席两人干了一架干上了床然后被暗恋蜀山首席的小师妹发现小师妹爱而不得勾引暗恋她的师弟一起暗算首席使首席和教主跑路一边被双方追杀一边上床在华山脚下误会分手在泰山山顶解除误会和好携手退隐江湖一个参军成了将军一个入朝成了宰相辅佐皇帝多年后卷入太子争夺战宰相被陷害进天牢将军一怒之下率军反叛干翻全场当了皇帝娶了宰相当皇后两人在大明湖畔误会分手在阳澄湖畔解除误会和好觉得当皇帝没意思于是重回江湖最后一个成为蜀山掌门一个成为魔教教主】的故事。

    萤草听完感动得哭了起来:“小师妹和师弟的爱情好感人啊!”

    就这样,我成了八卦小分队队长。

 

    4

    在我加入大江山第七天,我爹终于给我委派了一个任务。他让我和一群其他妖怪一起跟他去另一个山头殴打不愿意加入大江山的妖怪。

    另一个山头的山大王叫做大天狗。

    出发前,萤草特别嘱咐我:“据说大天狗大人特别帅,要是能打听到他的八卦就好了!”

    虽然前后语句好像没啥关系,但我毕竟是八卦小分队队长,我得跟我的队员们负责。于是我怀着饱满的热情跟我爹一起去踢别人家山门。

    然后我发现我失策了。

    原来隔壁山大王会飞,所以住在山顶。我爹居然也会飞,所以他直接上了山顶找大天狗干架去了。我不会飞,我想上山顶找到他得一路干翻住在山脚,住在半山腰,住在山腰,住在半山顶的妖怪才能抵达他的住处。

    “悟空啊,这次能不能搞到八卦就靠咱俩了啊!”我拍着猴妖的肩膀说。

    “说了多少遍我是镰鼬啊!!!”

    我揍了他一顿。

    “师父你说打哪儿,悟空跟着你打QAQ”猴妖热泪盈眶的说。

    “你们呢?”我看了一眼其他妖怪,他们全都抱成一团,一边发抖一边疯狂点头。

    我满意一挥手:“小的们,跟爷上山!”

    好个人妖二狗子,双手抡着重剑,束一束短打,跳进山门,高叫:“哪个来战?”

    只见山门中走出一妖,红脸鹰嘴,额生双角,手持一精铁大砍刀,大喝一声:“你是何人?”

    “你爷爷二狗子!”

    那妖大怒,持刀挥来。二狗临危不惧,哈哈长笑,猿臂轻舒,一拳打得那妖满脸开花。那妖后退一步,败逃上山,口呼:“不好啦不好啦!一个白发人妖打上门来啦!!!”

    “好人妖!好人妖!着实神通广大!”但见山上又来一妖,身负巨木傀儡,手持钢丝铁线,人尚未至,傀儡已近:“便让在下兄妹一会人妖!”

    二狗一声冷笑,拔剑便上。两妖直战得丝绞如麻,木屑横飞,不出三十回合,那妖便踉跄后退,仓皇而逃:“此人妖非SR能敌,吾兄妹亦败阵而去也!”

    就这样,我们一路打上了山。

 

    5

    其实我小时候是个特别乖巧懂事一点都不爱打架的好孩子。

    直到我有一天发现我能把村里的石碾子举起来绕村跑三圈都不带喘的。

    这么好的天赋,不打架太可惜了啊!

    从此走上不归路。

    我率领众妖一路干翻山脚,半山腰,山腰,半山顶的妖怪,终于爬上了山顶。我兴冲冲的跑到尘土飞扬的地方一看,两个白毛正打得难舍难分。再仔细一看,其实其中一个是淡金毛,另一个才是纯白毛。

    他们俩已经打得差不多了,我爹铠甲碎得嘁哩喀喳的,另外一个淡金毛翅膀上的羽毛也掉得可哪儿都是。我走到的时候他们俩一起回头看我,两张脸都血了呼啦的。

    “阴阳师?”淡金毛皱眉。

    “呵。”我爹冷笑了一声。

    “二大王,我完成任务了!”我看他俩不打了,赶紧先向我爹汇报工作:“山上一共一百三十二只妖,全揍趴下啦!”

    我爹愣了一下:“汝说什么?”

    年纪大了果然会耳背。我清了清嗓子,运起狮吼功,大吼道:“山上一共一百三十二只妖,全揍趴下啦!”

    全揍趴下啦!

    揍趴下啦!

    趴下啦!

    下啦!

    啦!

    山林中回荡着我的声音,树木被震得哗啦啦狂响。我爹一头白毛全部被吹得向后炸起,上面插着几片震落的树叶。他直愣愣的看着我:“……哦。”

    我高高兴兴的跑到他跟前:“二大王,还有啥吩咐不?没有的话我就带小的们回去了!”

    “……没有,汝回去吧。”

    “诶好!”我兴冲冲的往回跑。跑到一半,突然想起来我上山的目的,赶紧又跑回来了。我爹顿时站直,左爪上一团黑焰呼啦啦的燃了起来。我跑过他身边,跑到淡金毛的大天狗面前掏出萤草给我的小本本问道:“大天狗大人,请问你交过几个相好的?都叫啥?”

    “在下确实有过几个情人,可惜时隔太久,已经记不清名字了。”他说。

    “你介意相好的种族吗?”

    “不介意。”

    “那你喜欢鳞片多的还是毛多的?”

    “毛多的。”

    “诶好,谢谢啊!”我把本子合上,往回跑,路过我爹身边还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二大王,我先走了哈!”

    就这样,我们把对面山头的妖怪全揍服纳进了大江山。

 

    6

    我爹自从隔壁山头一役之后看我的眼神就变了。

    之前他看我吧,是那种【诶嘿嘿小子老子知道你有阴谋等着吧老子迟早戳穿你】的眼神。现在他看我吧,是那种【卧槽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人妖这玩意还他妈可能是个SSR】的眼神。

    虽然两种都比较奇怪,不过毕竟他是我爹,我得怀着一颗孝顺的心来对待他。

    我进大江山第十四天,我的孝顺对象突然失踪了。

    “哦,没事儿,二大王肯定追大大王去了。”萤草见怪不怪的说。

    “大大王是谁啊?”我问。

    “酒吞童子呀,大江山之主。”萤草说。

    我还是十分懵逼。

    “就是爱外面的妖艳贱货不爱单纯不做作二大王的那个。”萤草解释道。

    哦,我懂了。

    “但是三大王,叫熊熊童子的那个,说找二大王有事啊?”我很发愁。

    “三大王不叫熊熊童子,他叫星熊童子……”萤草白了我一眼:“找二大王还不简单,你去山下东北边的枫叶林,在哪儿蹲几天,等大大王出现,二大王肯定跟在他后面。”

    于是我拎着猴妖跑去枫叶林蹲守大大王。

    “悟空啊,你说大大王啥时候过来啊?”我看着空荡荡的枫叶林很发愁。

    “我真的叫镰鼬……”

    我揍了他一顿。

    “师父,悟空也不知道啊!QAQ”他泪流满面的回答我。

    我们蹲在枫叶林里啃了两天馒头,终于看见有人出现了。

    一个红色炸毛头率先出现。我拿出萤草给我的画像对比了一下他头发的色泽和炸起的程度,肯定他就是大大王酒吞童子。

    他一踏入枫叶林,突然从地底下冒出一个红衣女人。那个女人横眉冷对:“酒鬼!你又来做什么!”

    酒吞童子沉默不语,默默的望着他。

    “哼!滚远点!别耽误我等晴明大人!”她凶巴巴的说。

    酒吞童子背后的葫芦突然裂开了,里面呲出一口白牙。我吓了一跳,但仔细想想,我身边还有只猴妖呢,葫芦妖也不算啥啊!于是又淡定了下来。

    “吾友!”这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我看见我爹飞奔而来,表情无限欢喜:“挚友啊!吾终于找到汝了!”

    “又是你!”酒吞童子原本愤怒的表情顿时垮塌,变成了烦躁:“本大爷都说了,不要再跟着本大爷了!”

    “挚友,汝果然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吗?”我爹跑到跟前,愤怒的指着凶巴巴的红衣女人说道:“吾友啊!振作起来吧!重新展露汝霸道的英姿吧!忘记这个女人,与吾一战吧!”

    “闭嘴!”酒吞童子忍无可忍的转身便走。我爹立刻跟了上去。眼看他俩要走没了,我赶紧冲上去:“等等啊!!!二大王!!!”

    酒吞童子和我爹都停下了,原本正要转身离去的红衣女人也停下了。三个人都看着我,红衣女人最先笑了起来:“人类?呵呵……来我这里……”

    “红叶!”酒吞童子的脸阴沉了下去:“你不能再——”

    “死酒鬼!你管我做什么!快滚!”红衣女人顿时翻脸。

    酒吞童子握拳片刻,低沉道:“无论如何,本大爷都不能再看你堕落下去了!”

    “滚开!”

    “二大王,三大王找你有事!”我一口气跑到他们面前,飞快的说:“他让你回去一趟!”

    “吾知道了。”我爹说。

    咦,为啥他跟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就没跟大大王说话时那么澎湃了?

    “喂,茨木童子!把这个人类带走!”这时候,酒吞童子突然很厌恶的瞪了我一眼。

    “吾友啊,他不是人类。”我爹沉声说道。

    酒吞童子眉毛一皱,上下打量我几眼:“你说什么?”

    “他不是人类。”我爹认真的说:“他是人妖。”

    酒吞童子:“……”

    他的脸狠狠抽动了一下。

    “拜见大大王!小的是人妖二狗子!最近加入大江山的!”我赶紧趁机给大大王见礼。

    “人妖……二狗子……”酒吞童子的脸皮抽动了好几下,十分艰难的念出我的名号。

    “是!”我高兴的答道。

    “哼,随便吧!”酒吞童子说:“不管他是什么,把他带出去!”

    “吾友……”

    “不许走!”红衣女人尖叫道:“我要吃了你!我会变得更美,更美……晴明大人就会喜欢上我了!”

    “晴明是谁啊,是安倍晴明吗?”我问。

    “当然是安倍晴明大人!”红衣女人说起这个名字时眉目突然温柔下去,但接着便又变得狰狞起来:“吃了你,我会变得更美,安倍晴明大人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那你得先练打架啊!”我说:“京都喜欢安倍晴明的女人可多了,我打听的时候整个阴阳寮的女人都尖叫着说喜欢安倍晴明大人,你变得再美也没用啊,你得先把前面那些女人干翻才行啊!”

    红衣女人呆呆的看着我。

    “听我的,练打架绝对没错!”我拍拍她的肩膀:“我娘说了,看见哪个男人好,直接打晕了扛回家,谁抢揍谁,都揍趴下,这事儿就成了!你加油啊!”

    “……哦。”

    我回头看我爹:“二大王,你到底啥时候回山啊,熊熊童子说有个特别好的东西要给你!”

    “星熊童子吗?吾会回去的。”我爹说。他说完就去看酒吞童子:“吾友,与吾回大江山吧!重振大江山!成为鬼族之王吧!”

    酒吞童子根本没理他,脸色难看的看着若有所思的红衣女子:“红叶……”

    “滚开!别妨碍我!”红叶条件反射似得说,她说完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之后立刻转身钻进地下,刺溜一下子人就没了。酒吞童子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他伸出的手在半空握成拳,缓缓收回。

    “吾友啊,汝脆弱的模样也如此迷人!”我爹一脸赞叹的看着酒吞童子:“但是汝立于巅峰时的模样更加吸引人!与吾一战,重临巅峰吧!吾友,击败吾!支配吾的身躯吧!”

    “够了啊!你这家伙!!!整天说着同样的话,很烦啊!!!”酒吞童子大吼一声,转身离开:“别跟着本大爷!!!”

    “吾友,等等吾!!!”

    他们俩一跑一追消失在我眼前。

    我呆呆的折回蹲守点,把猴妖挖出来:“悟空,刚刚二大王是不是说了‘支配吾的身躯吧’这种话?”

    “是的啊,师父QAQ”猴妖说。

    不得了啊……

    我爹要给我找后娘啦!!!

 

 

* 点梗1的小天使最多,就先写这个了:十八流阴阳师+一流武林高手千里寻爹记

 

评论(1)

热度(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