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抽屉

为了吃糖爬进来…
爱好广泛…其实就是墙头众多→_→
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会有~

今夜月色真美

一個腦洞

 


 

 

 

糟糕的一天。

 

蘇秦無聲地歎了口氣,把自己泡進冰冷的池水中。變化的來臨不按預期行事,那陣熟悉的灼熱感蔓延到四肢百骸時他就知不好,自製的藥物放在房間,賀亞男又偏偏帶著夏欣欣來敲醫務站的門。拜這該死的變化所賜,他可以聽到門外賀亞男的低語“沒問題的欣欣蘇秦他房間裡沒人肯定在這裡”。異變讓他頭痛欲裂,無暇多想,眼看著地上的影子飛快拉長出猙獰的獸形。蘇秦只得從窗中飛身而出,衝進不遠處的樹林,並在眼前出現一片波光粼然的湖水時一頭扎進去,來緩解遍身要把骨髓血液都燒盡一般的炙熱。

 

蘇秦低頭看著水中的倒影,方才那深入骨髓的灼燒與劇痛已在冰涼湖水的浸泡下消散,反而有些涼爽的舒暢之感。原本黑髮黑眼的人類男性模樣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白相間的長髮,鋒利如刀匕般的牙齒,髪間支棱起的兩隻獸耳,口鼻拉長作猙獰的狼吻。這幅人獸交雜的模樣若是讓他人知曉,一定會掀起了不得的軒然大波吧。取樣,切割,觀察。實驗,這些他曾經樂於進行的,想必也是會同樣在他身上付諸實施。不過說到底,就算是所謂的詛咒,也一定可以被科學所攻克,不過是現在的自己尚未搞清原理罷了,蘇秦如此相信著。無論如何,自己有能力,也有資格這般自信。不過當下,他也只能泡在冰涼的湖水中,等待著這難堪的變化時間過去。

 

這變化雖然不堪,但也不是好處全無。比如此刻,蘇秦聽到一支樹枝折斷的輕響,聲音很小,但在夜晚的蟲鳴風聲里不亞於一聲巨響。蘇秦毛髮悚立,屏聲靜氣,全神貫注地捕捉身後的動靜。不知過了多久,又是一聲,更加輕微,如果不全神貫注定然無法發覺。像是有人,或是某種野獸在小心翼翼地接近自己的獵物。叢林中的大貓們喜歡用這種方式狩獵,他們爪子上的肉墊讓他們可以悄無聲息地靠近自己的狩獵對象,在最近的距離一舉撲殺。不想讓這隻野獸把自己當做落單的獵物,蘇秦默念三聲,突然間從水中躍起轉向後方,同時盡力伸展身體。體型的差異會讓這傢伙打消狩獵的念頭,退回叢林。而蘇秦可以繼續待在這裡,直到變回人身。

 

效果好極了,蘇秦突然的行動讓他吃了一驚。跨出的一隻腳來不及收回,僵在半空,右臂橫與面前,似乎是要保護脆弱的麵部,可手中閃著寒光的匕首卻是無法讓人忽略。幾滴被蘇秦帶起的水珠濺上了來人的墨鏡,可他絲毫未動。那張平日里總是吊兒郎當的面孔上,此刻卻滿是震驚。不過那震驚只是一瞬,下一刻,臉上又是蘇秦從未見過的警惕與肅然了。

 

“見鬼”蘇秦近乎崩潰地想,“為什麼?這種夜裡,簡直毫無邏輯。”

 

“他媽的怎麼張儀會在這兒?!”

 

 

留于驚愕的時間沒有太久,蘇秦很快凝下神來,警惕地觀察著對面的張儀。似乎他只是路過,發現了林中不一般的動靜而前來一探,身上也並未攜帶什麼特殊的裝備。就像是晚班歸家的路人聽到草叢中的動靜,躡手躡腳地去偷看野貓的玩耍一般。只不過上晚班的社員不會在星光黯淡的樹林里還戴著墨鏡,也不會像貓科動物般收斂氣息。在心中記下一筆,蘇秦緩慢地活動身體,不動痕跡地調整成利於奔跑的姿勢。往好處想,也許張儀根本認不出來自己的模樣,只當是某種奇特的野獸。那麼只需要趁他不備,衝進幽深的樹叢中甩開他,根本就不會有人知道自己曾出現在這裡。二人沉默地對峙,氣氛凝滯。

 

張儀的目光有些奇怪。分明被墨鏡遮擋著,可蘇秦還是覺得那雙眼睛在肆無忌憚地掃視著自己。從頭到腳,厚實的毛髮到尖利的獸爪,是在分析弱點嗎?可他的動作鬆弛下來了,胳膊仍舊橫于面前,但已經沒有了緊繃的青筋。那只腳已經收回,卻不是方才進可攻退可守的戰術站姿,更像是平日隨意搭起一只腳,閒聊時的姿態。那張繃緊的臉上警惕仍在,卻沒有了那種凝重的,擇人而噬一般的肅然。取而代之的是一絲迷惑,不解?可有什麼能讓他……一種奇異的感覺突然包裹住了蘇秦,仿佛有人在他耳邊連聲催促:快點逃走,快點離開,在某些事尚未發生之時。不要管面前的傢伙了只顧拔腿狂奔。不逃走的話會發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可還是遲了。他看著張儀歪了下腦袋,嘴唇顫動。難以置信,又帶著些許的小心翼翼。

 

“那個……你……蘇秦……蘇醫生?”

 

 

完了。

 

完了!

 

似乎一柄重錘狠狠地砸中了蘇秦的頭顱,他無法思考,也不知如何思考。被發現了嗎?被拆穿了嗎?自己所拼命隱藏的一切,就要在這裡化為泡影了?頭腦陷入混亂,不知所措之時,身體搶先做出了行動。原本就是最利於衝鋒的姿態,瞬間爆發的速度即使是張儀也無法捕捉。也就是一個遲疑,蘇秦已經沖至面前,利爪自下而上,帶著風聲,呼嘯而起。咫尺之間,已是避無可避,張儀驟然一個後仰,險之又險地躲過了這一擊。可是第二擊緊隨其後,張儀在半空中的身體無從借力,只得雙臂交叉護住頭顱,硬吃下了這一擊。藉著這一爪子的力道,打了個滾拉開距離立起身來。然而此時的蘇秦速度快的驚人,後腿一蹬便躍至張儀面前,狼吻幾乎抵住他的咽喉。

 

然後他停住了,墨色的眸子中綻放同樣的驚異。雖然只有一瞬,但張儀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確保對方確實失去了反戈一擊的能力,奇怪于那突然的停滯,張儀低頭望向身下的研究員,卻對上了一雙幾乎要粘在自己臉上的眼睛。

 

下意識地摸上鼻樑,張儀面色不變,心底則暗罵一聲。

 

“靠!墨鏡果然掉了。”

 

現在這副模樣,怕是不好收場了。

 

 

蘇秦大口喘息著。他剛剛只是驚訝了一瞬,便被張儀抓住了這個疏忽的瞬間,在左邊膝蓋上來了狠狠一擊。瞬間爆裂開的疼痛讓他的腦子裡有了一剎那的空白,再反應過來時,已經變成了現在這樣——張儀壓在他身上,兩條腿鎖住了他的關節,動彈不得。胳膊一陣陣的疼,使不上力氣,無力地垂在泥地上。張儀一手壓著他的胳膊,一手按著他的頭。折斷的草枝流出汁液,浸上了他的臉頰,好聞到古怪的青草汁液味道混著泥土的腥氣,直往他鼻孔里鉆。蘇秦奮力地抬頭,去尋找張儀的面孔。那雙古怪的,野獸一般的,有著黃金般色澤的——

 

非人類的眼睛

 

沒有哪個人類會有這樣的眼睛。它沒有眼白,整個眼瞳里是濃稠的化不開的金色,簇擁著中央幾乎讓人深陷其中的漆黑瞳孔。瞳孔周圍是星星點點的綠色放射狀紋路,像是流淌的黃金里漂浮著的祖母綠與橄欖石。毫無疑問,這是雙甚至可以稱得上美麗的,某種貓科動物的瞳孔。但是此刻,被嵌在一個人類的眼眶中,那麼原有的美麗也全部轉化為了詭秘和妖異。如果在別的地方看到它,大概會有詩人用“這雙眼中藏著萬千星辰”來比喻吧。可蘇秦固執地望進去,從中看到自己。面目猙獰,灰白的毛髮覆蓋住面部,尖銳的犬齒綻裂口唇,撕裂的嘴角被鮮血浸透,眼角塗抹著破碎的草葉與泥土,狼狽不堪,比起人類更像野獸的自己。

 

好啊,好啊。蘇秦幾乎都要笑出來了,又有點想要流淚。他知道這不應該,可是心中的恐懼憤怒無措驚慌的暴風驟雨,自異變以來就從未停歇過的暴風驟雨,有那麼一個微小的角落,平靜下來了。

 

“看啊”一個細小的聲音在他耳邊呢喃,“看啊,你不是這裡的唯一一個怪物。”

 

 

張儀盯著自己手中的獵物,眼中的景色很好,不如說,好過頭了。一直被眼鏡限制住的視野驟然放開,本應被夜幕掩藏的一切纖毫畢現。他可以想象自己的瞳孔是怎樣擴大又收縮,直至捕捉到這幽暗林地中的每一絲光線。10點鐘方向冬青下,一窩雉雞被之前的搏鬥吵醒,探頭探腦;一隻松鼠感到危機,尾巴一拜消失在枝葉間;5點方向的水潭鱗光一閃,普通的夜遊人看不清路,失足落水也是件平常事。不過回想起手下的人從潭中一躍而出,向自己撲來的身姿,倒是切實刷新了張儀對於“研究人員戰鬥力不如一鵝”的認知。自己面前這傢伙……

 

至少兩鵝。

 

不過,雖然對於鼎鼎大名的蘇秦教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樣的小動物園里有過猜測,現在呈現在眼前的這個答案,還真是讓人意外。

 

“我說蘇醫生,今天晚上的月亮真是很漂亮,不是嗎?”

 

蘇秦感到壓迫著自己頭顱的力量終於離開,剛讓面頰遠離青草的糾纏,耳朵里就鑽進了張儀悠悠的一句。那傢伙臉上又掛上了熟悉的笑容,緩慢地直起上身,鬆開了對於蘇秦雙手的禁錮。

 

“所以說,在這麼美麗的月色下,夜晚去室外遊蕩,遇上一個同樣在賞月的人,也是很正常的吧?”

 

被壓制住的雙腿也得以解放。現在那傢伙站在一步之遙的腳邊,渾身鬆懈,甚至還在抓撓著之前滾作一團的頭髮。一雙眼睛直直地盯著蘇秦,帶些戲謔,又像是愉快。夜色太深,蘇秦分辨不出那之中更多的,複雜的情緒。他可以跑掉,這裡有只有他知道的小徑,而張儀的兩條腿會追不上他在叢林中穿梭的身影。或者撲倒他,摁住張儀的喉嚨讓他再也說不出自己的秘密。蘇秦聽到自己的聲音,劃破二人間凝滯的黑暗。

 

“當然,看過月亮后再一同返回,這也是人人都會做的事”蘇秦平靜地說。抓住張儀伸來的手,站起身來。

 




 

【之後發生的事】

 

由於乾過一架的關係兩人的衣服都有些狼狽,他們決定回水裡清洗一下……反正感冒這種事都不會對這兩個傢伙造成困擾。以及夜晚,樹林,衣衫不整,這幾個詞放在他們兩個身上,夏欣欣的小腦瓜里會蹦出些什麼來,他們可一點都不想知道。

 

張儀速度很快,藏好了臂上的傷口,為自己那遭受無妄之災的墨鏡默哀了兩秒,目光便投到了尚在水中的蘇秦身上。那股異形的力量如他的怒火一般退去的迅速,現在月光之下的還是那個熟悉的人類相貌,正努力地把戰損嚴重的外套掛回身上。一滴水珠從他的髮梢滴落,順著面頰劃出一個微小的弧度,消失在蒼白的鎖骨里。他突然有說些什麼的慾望,尚未開口,蘇秦突然抬頭盯視他,仿佛看穿他突發的興致。

 

“有什麼事嗎?”

 

“……蘇醫生你平時會甩頭上的水嗎?”

 

蘇秦冷漠地激了一波水到他的身上。

 

“嘖嘖,我的墨鏡可是被蘇醫生弄壞了。不能被人發現,只能閉著眼睛回去咯。”

 

“回去我賠你一副。”

 

“不用,蘇醫生拉著我回去怎麼樣?”

 

“……想都別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