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抽屉

我想吃糖啊!!!

奇妙的事

午睡时一如既往做梦中,
侧卧,头枕在右臂上。
因为快到点了所以睡得不怎么安稳,梦里还很复杂、很麻烦,
梦境的风格突然就变了。
原本是和某人一起坐着大巴在被水淹没过又重归繁华的城市中穿行,
突然就变成冲进一所挂着廉价霓虹灯的建筑一层,穿过狭窄的过道去往一个房间。地下室灯火通明,但那是成人only,我们不能下去。
接下来这两种场景开始交错变换。
最后固定在某种行驶中的工具里,我以现实中的姿势躺着,窗外漆黑一片。
身边似乎有个人,但是我很困,不想动。ta就玩我手指,轻轻敲。然后玩头发,顺着我头发分开的地方划过去,似乎还笑一下,说我有头皮屑。
我心里想屁咧,昨晚洗得干干净净怎么可能有。然后ta开始往我左耳朵里吹气,一下一下地吹。
被ta弄得耳朵很痒,不舒服。我就慢慢睁开右边的眼睛,结果瞄了一眼是学校的床嘛,又闭上。
......
耳朵里还有东西在吹啊!!!!!
心都凉了
僵住不敢动,意识逐渐清晰,但是耳朵里面就是不停,
慢慢,慢慢翻了个身,把左耳压到底下,那个吹气才好像终于停了......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评论(2)

热度(1)